朱其:常玉在海外华人收藏界地位很高

■张羽的《裸女曲腿》,涂油纤维板,1965年在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以1.98亿港元成交。

■2017年5月,长玉白瓶花在香港佳士得以7446万港元的价格于1930年售出。

常玉的《曲腿裸女》接近两亿港元

日前,已故艺术家张羽的作品《曲腿裸女》在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以1.98亿港元成交。极高的价格使这位生于1900年、死于1966年煤气中毒的艺术家“突然”成为全国性话题。常玉曾被学术界公认为“艺术史中的失踪人员”。与近年来他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相比,艺术界对他的关注较少。国家画院理论系研究员朱琦接受《收藏周刊》采访时,彻底梳理了张羽艺术与当代现代主义艺术家的探索脉络。他认为“余灿是中国现代绘画东方主义的先驱”

美国收藏周刊记者梁秦致实习生朱赵颖

这笔交易可能是他作品中最高的价格。

但这不是他最好的作品。

收藏周刊:你觉得张羽的作品《曲腿裸女》卖了近两亿港元怎么样?

朱琦:早在20年前,张羽的作品就已经受到台湾藏区的关注。大陆在过去十年才开始关注它。事实上,有点晚了。几年前,常玉的画已经在拍卖市场上卖得很好,并且在过去十年里一直是民国艺术史领域的一个话题。

张羽是最早留在法国从事现代艺术创作的中国人之一。多年来,北京也有组织收集常玉的作品。例如,北京宋美术馆和华谊兄弟王钟君几年前买了张羽的画。我认为他藏的几件东西比这一件要好,它价值近两亿元。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普通的,有点像素描。

收藏周刊:你认为近两亿港元的交易是张羽作品的合理体现吗?

朱七:这不是玉的最佳杰作。目前的价格有点太高了。常玉的作品水平也参差不齐。有些画得很好,有些画得一般。但这笔交易可能是他作品中最高的价格,但不是他最好的。

收藏周刊:为什么它不是最好的作品,但它能以最高的价格出售?

朱琦:这一直是市场上的正常现象。似乎很少有艺术家最好的作品和最高的价格。

收藏周刊(Collection Weekly):我觉得他这次做的这件作品有点类似李奇登斯坦的绘画方法。这都是一幅横线和平面图。

朱琦:是的,所以他的画其实很普通。我真的认为这幅画已经卖了两亿元,这对常玉的形象不利。"常玉是怎么画成这样的?"我相信这是一些人的问题。这张照片还是太简单了。

现代主义从未进入中华民国

公众与美术学院:历史的视角

收藏周刊:为什么张羽在现代艺术史中“缺席”?但是现在,市场越来越关注它。历史学家忽略了吗?还是这只是当前市场的炒作?

朱琦:自1949年以来,艺术史教科书对法国画家中从事现代艺术创作的人评价不高。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可以说,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民国现代主义从未进入公众和美术学院的视野。然而,事实上,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对民国艺术史进行深入研究的学者们逐渐提升了张羽在论文中的地位。此外,在许多研讨会上,学者们对常玉的地位讨论得相当高。然而,这种评价尚未进入教科书。在包括香港、台湾和海外华人市场在内的市场上,张羽自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以来一直很受欢迎,在海外华人收藏界的地位相当高。

近年来,中国大陆的一些人也开始对常玉感兴趣。特别是在2007年至2010年的一轮市场拍卖高潮之后,新老收藏家对民国艺术史的理解逐渐回到正常水平。现实主义在拍卖中逐渐衰落,现代主义艺术在拍卖市场中逐渐兴起。这是回归正常价值的判断。然而,仍有许多来自民国的艺术家尚未重返市场。例如,朱袁志,他是在法国学习的中国人中最早的立体派画家。幸运的是,他在香港和台湾的艺术画廊圈子里很出名。港台也专门做了朱袁志的展览。然而,在大陆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

《收藏周刊》:从艺术层面来看,张羽当时应该处于什么位置?

朱琦:他是民国时期法国的代表画家之一,具有现代主义风格。在法国学习的画家中,他画得很好,甚至是最好的,比徐悲鸿和林风眠还要好。

收藏周刊:有人把他比作当时的毕加索和亨利·摩尔。你认为它有可比性吗?

朱琦:这取决于比较哪一部分。毕加索的作品有几个时期。张余灿没有把他的早期作品与他更现实的风格相提并论。然而,毕加索和亨利·摩尔的一些作品实际上深受非洲木雕的影响。与此相比,更好的是讨论林龙飞,另一位当时在法国的中国画家。毕加索非常钦佩他,并对他评价很高。他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古巴人。他一直在巴黎。他还画立体主义和表现主义。他比常玉画得好。他在香港、台湾或欧洲许多地方都很受尊敬,但许多在大陆的人仍然不为人知。然而,就时间而言,张羽比他画现代主义稍早一点。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一名早期画家能够画到这种程度是非常好的。

从世界艺术史的角度来看

他的作品可能排不上队。

收藏周刊:你如何评价张羽对现代艺术的探索?

朱琦:只能说他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特别是作为那个时代的中国留学生,他选择现代艺术的总方向是对的,他的艺术风格应该被视为现代东方主义。他可能有点东方色彩,但他并没有完全超越西方现代主义的水平。他可以说是中国画家探索现代主义和东方主义的先驱。然而,从世界艺术史的角度来看,他的作品可能无法排好队。20世纪20、30年代在法国学习的中国画家的整体水平不如同期在法国学习的日本画家,如日本的foujita。

收藏周刊:你能给常玉的艺术一个通俗的阅读吗?

朱琦:常玉是东方艺术中的一点书法笔法,也可以称为现代东方主义。他的贡献主要在于西方表现主义人体与中国书法笔画的融合。然而,我认为没有必要过分提升民国艺术史。半个世纪以来,社会各界对徐悲鸿或民国艺术史评价过高。在我看来,除了中国研究之外,现代性在其他方面的探索水平,特别是在民国时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事实上,民国的整个艺术并不成功,继承传统也不是很成功,近代的转型也是半途而废,但民国画家的声誉是20世纪最大的。徐悲鸿和林风眠名声太大,他们的作品实际上并不成功。

收藏周刊:你认为当代有没有艺术家比民国的艺术家有更高的标准?

朱琦:从绘画的角度来看,当然有很多当代画家比张羽的团队做得更好。然而,80到90年过去了,现在画画好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现在有了更高的标准,很多年轻人也画得很好,尤其是70岁以后。

关良没有形成自己的模式。

可能有一些迹象或萌芽。

收藏周刊:谁是和张羽同代的更好的现代主义画家?

朱琦:民国很少有画家画现代主义,只有40或50岁。比他小的吴大羽、庞训勤和赵兽都很好。蔡元培的女儿蔡威廉也很好。不幸的是,在她死后,她找不到任何作品,当时画报上只有几张照片。

收藏周刊:如果他来和刘海粟比较呢?

朱琦:刘海粟没有他画得好。刘海粟其实画得更业余。

收藏周刊:常玉在法国读书时,他和徐悲鸿养狗对抗刘海粟的天马俱乐部?

朱琦:我认为在那个时候建立一个社会是很随意的事情。我一想就成立了,但两年后又解散了。许多社会相当松散。我们现在喜欢通过联想来看美术的历史。建立一个社会似乎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但并没有那么伟大。

收藏周刊:当代画家和关良也探索现代艺术,不是吗?

朱琦:关良也不错。他在民国还不错。然而,关良的许多作品并不是真正的造型艺术,而是素描。

收藏周刊: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素描和艺术的区别?

朱琦:因为关良最终没有形成自己的模式。他可能有一些迹象或萌芽,但最终艺术探索没有成形,所以现在艺术史无法评价关良。他的作品可能有一些中国创新的迹象,但这一迹象最终没有形成。这东西就像民间艺术一样,民间艺术也有一些相对较好的原始符号,但往往只是符号,却未能演化成模型。因此,这就是艺术史学家不把民间艺术视为艺术史中的创造性事件的原因。

收藏周刊:你刚才说中华民国的传统不是很好继承的,但是像黄洪斌、潘天寿、齐白石这样的东西经常被认为是传统的巅峰?

朱琦:我不认为当代画家在绘画上可以说不如他们,只是因为50年代水墨的基本功不好,60年代有点草率。然而,一些70后画家在传统功夫方面表现出色。例如,在佛画、人物画和工笔人物画方面,许多笔法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宋元的技法,甚至不比黄洪斌差。当然,黄洪斌在两个方面可能仍然很难赶上今天,一个是古代绘画的评价,另一个是中国研究和古典文学的成就。黄洪斌的中国功夫很好。他的话都是四个字。事实上,这是中国赋的技巧。当代画家达不到中国古代文学的水平。清末民初,许多画家都有鉴定的技能。他们看到了大量的原始古画,如张大千和谢刘彘的鉴定技巧,这在今天是很难实现的。

仅仅从手头的功夫来看,一群70多岁的人已经练得很好了,像浙江师范大学的闫芳,笔墨功夫很好。然而,在文学、历史和评价方面,年轻画家通常无法与共和党一代相提并论。

简介

朱七

著名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国家画院理论系研究员。

四川快乐十二 500万彩票 福彩快3 重庆快乐十分 中彩网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mattrule.com 星台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