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5.31新政”一年后:越来越多的国企进场 民企国企携手

9月5日,两家香港上市公司保利协鑫能源(03800-hk)和协鑫新能源(00451-hk)进一步宣布可能出售协鑫新能源51%的股份,称潜在买家已完成协鑫新能源的初步尽职调查。

协鑫今年出售资产绝非偶然。事实上,无论是资本市场交易还是领先项目,都表明国有企业正在加速进入市场。业内许多观察家告诉《经济观察报》(Economic Observer)记者,5月31日新政后,光伏市场开始进入新的发展模式:一方面,民营企业频繁转售资产,而买家大多来自资金充裕、融资能力较好的国有企业。另一方面,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选择拥抱对方,并开始密切合作。

行业观察人士认为,虽然以五大中央电力企业为代表的国有企业对光伏并不重视,但他们甚至更喜欢风力发电项目,而不是分散光伏,但在过去两年里,他们的目光真的转向了光伏。

这似乎是一种机会:一方面,由于巨大的补贴缺口,私营企业的现金状况令人担忧;另一方面,在传统煤电难以盈利和受到政策约束的前提下,为了增加国有资产价值和新能源业务比重,国有企业需要寻找业务增长点,光伏发电是最合适的目标。

北京seer能源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淑娟认为,这种合作发挥了彼此的优势,双方都很高兴。然而,严重依赖政策推动的光伏产业在短期内仍面临复杂的外部形势。

国有企业进入市场

协鑫新能源的潜在买家是华能集团。今年6月3日,朱共山发表题为“能源转型正逢其时,全球光伏又开始了”的演讲,称“全球光伏产业前景光明,甚至会打破我们的想象界限”。然而,仅仅一天后,协鑫集团宣布计划将其上市光伏电站平台协鑫新能源(00451.hk)的51%转让给中央电力企业华能集团。

华能收购协鑫集团资产组合的提议被认为是近年来光伏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变化的典型例子。2018年11月,舒银标被调到华能集团,华能开始生产新能源。在2019年年能集团工作会议上,华能集团新任负责人提出“实现两个突破”。其中,提高清洁能源的比重已提高到战略水平。舒银标去华能后,他在新能源方面有很高的地位,企业也做了相应的管理调整业内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华能现在已经将权力下放给新能源的二级企业,即华能新能源旗下的二级企业可以自行决定新能源项目,并在总部备案,这大大缩短了以前的决策过程。”

仅仅两三年前,情况并非如此。上述人士认为,当时只有国电投资在五大中央企业和电力集团中更加重视光伏发电,而其他企业在这一领域处于空白。然而,从这两年开始,五大发电公司对光伏发电施加的力变得显而易见。

王淑娟认为,与民营企业相比,以中央企业为代表的国有企业在光伏领域的持续发展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光伏电站的交易量将特别大,基本上由私营企业卖给国有企业,”她告诉《经济观察报》。

同时,在光伏领域的“龙头”项目中,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都是“龙头”。“光伏领袖计划”是国家能源局自2015年起每年实施的一项特殊光伏支持计划。根据该项目计划,一些国家电力项目将优先使用“领先”的先进技术产品。政府将在关键设备和技术上给予“光伏龙头”项目市场支持。地方各级政府将利用财政资金支持光伏发电项目,并采用“龙头”先进技术产品指标。

2019年,在7个主要应用领先基地33个标段的投标中,国家电力投资、CGN太阳能、中国节能太阳能、北港清洁能源、郑泰新能源、京科电气等6家企业独立中标,三峡新能源和阳光电源、京科电力和陕西化工、京科电力和通威有限公司、CGN太阳能和林洋能源、京科电力和京能清洁能源、京科电力和中国开放新能源等6家联合体中标

其中,中标的民营企业包括郑泰新能源、阳光能源、荆轲电力、同威股份和杰尼能源。除了京科电力,他们作为一个财团投标,而其他私营企业赢得的投标数量较少,赢得的规模也较小。

王淑娟认为,近年来国有企业在光伏市场中所占比例的增加趋势已经变得非常明显。她预测,在地面电站中,国有企业具有绝对优势,私营企业在分布式领域更加活跃。未来,国有企业将在光伏领域进行更频繁的投资和收购。

结婚

为什么国有企业经常攻击光伏领域?

根据王淑娟对《经济观察报》的分析,资本优势是一个重要优势。光伏发电的运行成本非常低。主要投资是初始投资,占总投资的很大一部分。这些基金依赖银行融资。就贷款条件而言,国有企业具有明显优势,利率明显低于后者。

近年来,光伏企业补贴拖欠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使得企业的现金流非常困难。在这种背景下,企业只能出售电站来换取一部分现金流,而国有企业拥有相对充裕的资金。

同时,王淑娟指出,在国家能源转型的背景下,煤电的开发建设受到了抑制。为了保持和增加国有资产的价值,必须确立新的投资方向。与风能等其他新能源相比,光伏发电是最佳投资目标。在此前提下,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合作越来越频繁:一方面,国有企业具有资本和融资能力的优势;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具有经营优势。

从新能源发展的历史来看,光伏发电的成本随着技术的进步一直在不断降低,但风力发电将逐渐增加。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如今很难找到好的风力发电项目,北部三个地区也不再按照原来的传统方法运行。

一家大型私人光伏企业的高级官员向《经济观察报》回忆说,在此之前,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相对更愿意从事风力发电。当时他们并不太重视小型分散的光伏产业,但现在,风力发电发展本身的首选地越来越少,光伏的优势也逐渐显现出来。

然而,光伏发电面临的困难仍然是复杂和多方面的。其中,有来自自身资金短缺的压力、来自电网的压力和来自行业整体上限的压力。

2018年底,火电占累计装机功率结构的60%,水电占18%,风电占10%,光伏占9%,核电占2%,生物质能占1%,而在消费结构中,火电占68%,水电占18%,风电占6%,光伏占3%,核电占4%,生物质能占1%。

过去,“十一五”期间光伏年装机容量增长50倍,“十二五”期间增长7.5倍,2017年“十三五”期间达到53.06千兆瓦的历史峰值,但随后随着2018年“5.31新政”降至44.26千兆瓦。

王淑娟表示,未来14/5将是光伏安装规模规划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十三五’期间,装机容量一直保持在40gw左右,因此对十四五的规模有很多争论。”王淑娟告诉《经济观察报》。此前,协鑫集团的一位高管曾预测,“十四五”期间光伏规划量只能达到25gw的水平。

根据王淑娟的分析,如果真的降低到每年25gw的规模,那就意味着首先光伏产业不会有任何进一步的发展。第二,一些企业会死于天花板。如果是这样,未来的形势将非常严峻。

据王淑娟称,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期间的最低规模应达到每年45千兆瓦。原因是按照目前每年6万多亿千瓦时的用电量和每年5%的发电量增长率计算,每年的用电量增长约为340万亿千瓦时。即使存量保持不变,增量中药也实现了能量转换,其中15%来自光伏,需要装机容量约45gw。

龙脊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产品总监王梦松告诉《经济观察》,光伏发展空间巨大,但政策可能是短期发展的上限。

(编辑:王庆余)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mattrule.com 星台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