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讲堂:新中国70年经济建设成就

本期嘉宾简介:

原力,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副所长。

亮点:

回顾70年的历史,可以分为三个历史时期。第一个时期是指从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到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段时期,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第二个时期是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到2012年十八大,这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第三个时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到1978年,中国基本上解决了当时最紧迫的两个问题。首先是国家安全。我们已经建立了独立和相对完整的国防工业,特别是先进武器,如“两枚炸弹和一颗卫星”和核潜艇。我们已经成功地开发了它们,所以国家安全问题已经解决了。第二,我们筹集了大量资金,在当时低收入的条件下建立了一个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这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来说几乎是不可能依靠外援的。

经过70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已经基本完成了从传统农业国家向工业国家的转变。

点击图片观看讲座的完整版本。

讲座记录:

回顾70年的历史,它可以分为三个历史时期。第一个时期是指从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到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段时期,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第二个时期是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到2012年十八大,这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第三个时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从三个历史时期来看,它们连成一条线,前后不断发展。纵观第一个历史时期,我们可以看到,新中国是在贫困和贫穷的基础上,在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的指导下,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计划经济。用了近30年的时间,基本建立了一个相对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防工业体系,从而确保了国家的安全。这是第一个历史时期。

一、社会主义建设时期

我们如何看待这个历史时期,应该说社会上仍然有一些不同的观点。因为今天很多人都在从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各种经济成分的共同发展,我们在五十年代从事计划经济的时候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是不是错了?有人说,鉴于目前的情况,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应该说,这种观点并不是从当时的历史条件出发来看当时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转变和走这样的工业化道路。没有当时的历史条件,很难用单一的理论清楚地解释这个问题。我们如何看待20世纪50年代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的选择和相应的计划经济体制,应该从当时的历史条件来看。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仍然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农业大国,以传统农业为主。当时,中国近87%的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工业就业人口比例不到10%,约为8%。因此,当时国民经济的总产值大部分是农业。那时,农业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现代农业,机械化、电气化、化肥、杀虫剂、新的绿色革命和种子改良。当时,中国的农业仍然是传统农业,仍然以人力和畜力为主,基本上依赖于天气。新中国成立前,经过100多年的战争,农业处于萧条状态。此时,中国的经济发展,从产业结构来看,仍然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农业大国。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经济基本停滞了一百多年。一位名叫麦迪逊的著名经济史学家写了一本名为《世界经济千年史》的书。据他估计,1913年至1950年期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没有增加,经济增长率为-0.02%,也就是说,整个经济处于萧条状态,而同期世界平均经济增长率为1.85%。

新中国最初的经济发展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始的。当时,新中国成立后,从经济发展状况来看,遇到了两个非常大而紧迫的问题。

首先,新中国成立后,面临国家安全问题。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10月。朝鲜战争爆发于1950年6月。朝鲜战争的爆发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第一场局部热战,这场战争发生在中国边境和中国的邻国。朝鲜战争爆发的同时,美国向台湾派遣了第七舰队,阻碍了中国的国家统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帝国主义一直阻挠和敌视我们。中国的国家安全面临巨大压力。历史的教训也一再指出,如果中国没有工业化,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中国可能在未来的战争中再次处于被侵略和蹂躏的境地。

因此,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第一个紧迫而重要的任务是如何确保国家安全,如何迅速建立强大的国防工业。为了建立强大的国防工业,我们必须首先有重工业的基础。然而,新中国前工业的产业结构恰恰相反。重工业非常薄弱。轻工业主要发展起来,如纺织、火柴、制糖和皮革。然而,机械制造业、能源工业和原材料工业很少。这是第一名。因此,新中国最紧迫的任务是建设强大的国防工业,必须以重工业为基础。对于重工业来说,我们不能走传统的以农业为主,以轻工业为主的工业化道路。优先发展重工业面临一个大问题,那就是重工业的资本从哪里来?重工业通常需要大量投资、长周期和大量资本。当时,从全球角度来看,是西方发达国家能够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他们资本过剩。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来自战争,计划经济也以短缺经济为特征。在这种情况下,由于经济落后,中国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基本上,没有盈余。因此,土地改革完成后,农业提供的粮食商品率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因为农民在意识到他们有自己的田地后,必须先解决自己吃饭的问题,所以提供给国家的食物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用发展经济学的理论来说,发展经济学总结了许多发展中国家战后未能发展工业化的一个原因,他们说,因为你们的经济落后,没有剩余,没有剩余资本来投资新兴产业发展经济,因此你们将继续处于贫困状态。这种现象被称为贫困陷阱。

然而,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如果我们看看中国的人口和中国的产出,它确实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众所周知,1949年,由于蒋介石的失败,美国曾发表白皮书说中国不能解决吃饭问题。一百多年的动乱是人口太多,解决不了吃饭问题,共产党也解决不了吃饭问题。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确实面临着温饱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才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国内几乎没有盈余的工业化?这是第二个非常大的问题。众所周知,苏联在工业化过程中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一位名叫Pleo Brajenski的学者曾经提出过一句话,叫做社会主义的原始积累:社会主义国家工业化的资本不能从外部掠夺和获得,而是从内部积累。他们自身的内部积累,因为工业化还没有实现,这种积累往往依赖于从农业中提取。因此,20世纪50年代,中国在1952年完成国民经济复苏任务,转向大规模经济建设后,开始提出过渡期的总路线。当时明确指出,我们应该走以重工业发展为重点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即苏联过去走的工业化道路。这条道路的提出与社会主义改造和计划经济相适应。社会主义改造和计划经济建立这样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应该说是保证了资本集中使用下重工业优先发展和社会稳定下的高积累。

应该说,这样一个经济体系,在这样的条件下,保证了国家的安全和我国独立工业体系的建设。到1978年,中国基本上解决了当时最紧迫的两个问题。首先是国家安全。我们已经建立了独立和相对完整的国防工业,特别是先进武器,如“两枚炸弹和一颗卫星”和核潜艇。我们已经成功地开发了它们,所以国家安全问题已经解决了。第二,我们筹集了大量资金,在1950年人均收入不到50美元的低收入条件下,建立了一个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这种情况在没有外援的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不存在。

二、改革开放与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在第二阶段,我们应该能够清楚地看到,经过近30年的发展,中国已经解决了国家安全和独立的工业体系。然而,在过去的30年里,由于我们的高积累政策,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几乎没有进展。

此外,经过30年的发展,这批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年轻人现在正面临着成家立业的阶段。此时,近2000万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不得不从农村回到城市,这是我们城市工业过去无法吸收的。他们必须解决就业问题。他们必须解决这里的住房、婚姻和抚养孩子的问题。城市就业问题非常突出。

农村地区也是如此,在那里,经过30年的高积累,不仅落后农业的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且由于人口增加,粮食也成了一个问题。在当时的集体经济中,根据不准确的调查,三分之一的合作社盈利,三分之一持平,三分之一亏损,也就是说,生产依赖贷款,生活依赖救济,粮食依赖回扣。这样一个国家,经过30年的社会主义发展,仍然无法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这与初衷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人民的温饱问题得不到解决,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就无法谈论我们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这时,邓小平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贫困不是社会主义。为了实事求是,改革开放,探索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邓小平突破了意识形态和制度约束。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看世界,看世界的变化和发展。在过去的30年里,世界的发展速度比中国想象的要快得多。世界发展的平均水平甚至高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最突出的例子是邓小平访日和日本的现代化。邓小平参观了日本的汽车工厂,并询问该企业一名工人平均每年能生产多少辆汽车。经理告诉他,平均每个工人每年可以生产94辆汽车。邓小平说有93家以上的长春汽车厂。我知道什么是现代化。

1978年后,迅速改变贫困人民生活的迫切愿望,特别是看到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差距扩大的巨大压力,成为中国共产党突破传统观念束缚,推进改革开放的最大推动力。

30多年来,中国国民经济总量从1978年的3645亿元飙升至2011年的47.2万亿元,增长128.5倍,年均增长近10%。这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高速”时代,也是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

根据我们的经验,今天我们有几件事值得总结。

一是我们党坚定不移地遵循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这是第一点。这是我们第一次拥有强大、有力和以人为本的党的领导。

其次,如果我们从主流经验的角度来看这一时期的发展,中国很好地利用了政府和市场的作用。我们的国有企业、党的发展目标、国家计划的制定、地区计划的制定,以及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两项举措都被调动起来,使我们政府的有形之手在弥补市场失灵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第二,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充分利用市场机制,使我们的经济发展能够充分利用市场的无形之手,调动各种积极因素发挥作用。如果我们看看世界,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快,非常好,它扮演着两个角色。许多国家发展不够好,或者西方发达国家存在许多问题,但事实上它们没有很好地发挥这两个作用。改革开放后,我们的巨大成功也是我们的对外开放和对外开放。我们摸着石头过河,一步步推进,从试点到特区到特区再到全面开放,解决了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的比较优势问题。中国人口众多,但人均资源非常匮乏,资本也非常匮乏。因此,如何充分发挥中国的人力资源优势必须对外开放。

我们对外开放,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让劳动密集型产业进入国际市场,让我们需要的资本和技术涌入,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这是第三次经历。

从体制和机制上看,这三个方面都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成功和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第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经过70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以说,中国已经基本完成了从传统农业国家向工业国家的转变。

我们下一步实际上是解决工业化完成后如何优化升级产业结构的问题。也就是说,工业化完成后,我们必须解决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因为不再可能单纯依靠现有的发展模式和中低端产业的扩张。

在经济发展的下一步,我们面临着许多发展中国家发展的巨大门槛。这也是许多新兴国家的门槛。在初步工业化完成后,当你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5000美元的门槛,进入中等收入类别,如何进一步促进下一步的发展将达到如何跨越产业升级和缩小收入差距的门槛。如果依靠过去的发展方式,显然很难保持进一步的发展。如果人均收入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目前以劳动密集型、资源消耗型和环境污染型为特征的中低端产业的发展显然无法支撑。

应该说,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战后独立国家,甚至一些战前发展水平高的国家,从未从中等收入进入高收入类别。这表明产业结构升级是世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个共同的重大问题。中国现在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因此,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一些经济发展政策和改革措施已经突破了这样的瓶颈和制约。从全球经济发展和发达国家的发展进程来看,工业化完成后,当产业结构面临升级时,就面临着重大挑战。这是什么挑战?是原有的产业结构,原有的发展潜力,可能已经基本释放出来,比如,你的大产能过剩反映了传统结构已经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是我们所说的必须进行供给方面的改革,如何消除落后产能过剩,实现产业结构升级?根据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经验,解决这个问题有两种方法。

首先是经济危机。通过经济危机残酷地消除一些过剩产能,迫使资本家升级产业结构。第二是通过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由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渴望出口过剩的生产能力并占领更广阔的市场和资源而引发的战争。然而,他们今天都不愿意或不能这样做。特别是,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更不可能通过经济危机和外国侵略来消除过剩的产能。

因此,我认为,中国产业结构升级实际上是有成本的。我们不仅能看到升级的好处,还能看到它付出的代价。

总结:

首先,产业结构升级面临资本下沉的风险。

二、工人需要换工作或失业,存在人力资本流失的风险。

第三,国家财政面临收入减少的问题,公共服务的压力越来越大。

四、产业结构的急剧变化,导致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

例如,首先,产业结构升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资本下沉。现有企业产能过剩,如钢铁企业、玻璃企业和水泥企业,必须淘汰。由于设备的强特异性,这些淘汰的生产设备将不得不关闭,一些高炉将不得不被炸毁,一些煤矿将不得不关闭,从而造成资本下沉的问题。最初的投资呢?因此,从企业家和企业的角度来看,他不愿意承担这样的损失,所以他可以推迟、推迟或增加新的投资来进行技术改造。大量资本需要再次投入,生产能力变得更加过剩。最后,他必须采取强制措施。市场的强制措施是经济危机,他面临着资本下沉的风险。

工人们也是如此,他们必须换工作,经历变革。原来是一个炼钢工人生产钢铁。现在,产能过剩并不需要这么多。你需要换工作。你需要生产电脑和手机。没有这项技术,你需要重新学习和重新就业。这也需要成本。一是培训费用,二是自己家庭支付的费用,还有一个问题。年轻人可以在年老并工作几十年后换工作。这是工人支付的费用。

还有国家财政,由于结构调整和经济衰退,国家财政有所减少。由于旧的生产能力已被淘汰,新的生产能力尚未形成,该国的税收将下降。第二,金融提供的许多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是刚性的,是“棘轮效应”。很难增减,所以这也是一个问题。

第四是社会稳定。因为产业结构的这种急剧变化也导致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改变,这将不可避免地加剧社会阶层的变化和人的分化。这将导致许多人的社会不稳定和焦虑。这些都是社会成本。所有这些成本都需要一个消化过程,以及强大有效的政府和市场合作。仅仅依靠市场是非常困难的。市场“无序”。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此外,中国已成为拥有1万多亿美元的两个大国之一。中国占世界经济的15.9%,按世界银行的不变价格计算为13.6万亿美元。2018年,我们目前的价格是13.8万亿美元,相当高。对世界的影响也在增加,这将对世界经济格局产生巨大影响。

这也使得我们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有更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世界更加关注中国的经济发展,因为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和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影响和变化,他们也更加敏感。众所周知,中国的2025年制造计划和我们的2035年现代化计划都是为了优化和升级中国的产业结构,即从世界产业链的中低端到中高端。我们需要实施绿色和可持续发展。改革开放之初,在2012年之前,我们的产品能够周游世界,成为商品贸易第一大国,实际上是因为我们主要提供中低端产品,甚至是劳动密集型产品。我们的竞争对手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即也处于中低端的国家,因为我们拥有人力资源和低成本资源的优势。然而,我们下一步的发展目标是中高端产业。我们已经从过去的“赛跑者”变成了“平行赛跑者”和“领先赛跑者”。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主要是发达国家。这给我们的国际环境、我们对国际资源的利用和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的条件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要求我们改革经济体制和机制,充分发挥改革红利,通过科技创新提高竞争力。

70年来,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就,基本完成了工业化。一个人口超过10亿、经济非常落后、人均资源非常稀缺的多民族国家已经能够实现工业化,这在世界历史上是没有实现的。但是,我们振兴中华的伟大任务和经济发展目标还没有完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将继续进行改革,继续扩大开放,继续优化和改善产业结构,力争到2049年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资料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重庆幸运农场购买 上海十一选五 河北快三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bbin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mattrule.com 星台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