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科技上演“兄弟阋墙”两大创始人内斗真因渐显

从张兼维(荀攸科技董事长)诉徐苑(荀攸科技总裁)贷款合同纠纷,到张艺谋和袁提出解除董事会职务,再到监察部介入调查事件影响,自8月下旬以来,荀攸科技两位创始人推出的“龚都剧”引起了广泛关注。与外界的猜测和怀疑相比,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记者们希望通过多次采访来还原事件的真相。

“这不是一个暂时的事件,也没有任何个人情感。这是董事会人事调整和管理的正常迭代过程。”关于前期发生的“张元召回事件”,徐苑在接受《上海证券交易所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更换董事长的提议旨在提高董事会运作效率,从而为大多数股东创造更多价值和回报。

在徐苑看来,一切事物的运行都有一定的规律,更新是必然的结果。虽然这些话很轻,但它们掩盖不了张和袁之间的意见分歧。作为一起工作了14年的好兄弟,“老大哥”和“小兄弟”已经互相取代,互相免职。这真是令人震惊。“事实上,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是在2018年底形成的。矛盾的焦点在于双方在救济等问题上的分歧。”一位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告诉记者。

面对徐苑的声明,记者试图与另一方张兼维核实,但截至发表之时,张兼维尚未做出回应。

“大哥”和“小弟”对质

“我们的创业团队已经存在了14年。当它刚成立时,我还不到20岁,张稍大一点。作为一个哥哥,我非常感谢能够联系到我们。”回首往事,徐苑表示,尽管自2009年以来他一直对公司的运营负全责,但他仍然相信张兼维为荀攸科技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外界所担心的是,既然徐苑是一个好兄弟,一起创业,一起行动,那么徐苑为什么要解雇对方,并提议成为董事会主席呢?对此,徐苑认为这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第一,张兼维承诺“退位”;第二,人事变动也能使公司董事会运行得更有效率。

“事实上,张局长最初提到公司上市后,他愿意辞去管理职务,现在他基本上不关心公司的事务。”徐苑强调,这不是一个暂时的问题,在荀攸科技公司上市之前,双方已经讨论过了。“另一方面,我认为董事长的职位有许多职责。例如,让董事会投入更多精力来引导公司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让公司为股东提供更好的回报。”

徐苑的相关提议也获得了董事会大多数股东的批准。具体而言,在9月5日的荀攸科技董事会上,代表公司总投票权16.35%的徐苑和陈俊股东共同提议免去张兼维董事长职务,提名徐苑为公司董事会候选人。两项提案均以4票赞成、3票反对获得通过,但仍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然而,现任主席张兼维提出的解除徐苑总统职务的动议因“一票赞成,六票反对”而未获通过。

虽然双方的矛盾已经公开,但并没有外界想象的“火药味”。徐苑承认双方有分歧,但会议非常安静。另一位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也证实了徐苑对记者的声明:“虽然话题尖锐,但双方并没有冲突。他们只是表达自己的观点。”

救济引起的矛盾?

兄弟们,它打破了黄金。对于创业团队来说,团结就是力量。

出于对互联网市场前景加速的一致认可,徐苑、张兼维和陈俊于2005年成立了四川蓝月科技(荀攸科技的前身),开创了互联网创业之路。此后,随着网络业务的快速发展,公司不断成长,并于2015年成功登陆创业板。它的“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

尽管公司业务持续扩张,但由于去年以来市场环境的影响,公司主要股东的股票质押情况不容乐观。记者注意到,公司真正的控制团队张兼维、徐苑和陈俊都持有高比例的质押股份。同时,随着股价的不断下跌,张兼维、徐苑和陈俊的股票甚至有潜在的清算风险。

相关公告显示,截至8月6日,张兼维及其关联方徐苑、陈俊、徐苑关联方厦门云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和厦门云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持有荀攸科技695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上述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共质押5820.9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6.06%。

值得一提的是,张兼维、徐苑和陈俊也希望相互协调,以减轻实际主计长团队清理认捐的潜在风险。

据审查公告显示,张兼维、徐苑、陈俊和股东胡欢分别于今年6月21日与浙江数字文化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将公司总股本10.66%的2380万股股份转让给浙江数字文化或其指定主体。

其中,张兼维计划转让200万股,徐苑计划转让550万股,陈俊计划转让1430万股,胡欢计划转让200万股。然而,公司在8月12日突然宣布,由于市场环境等因素的变化,经过慎重考虑,上述四方决定终止分别与浙江数字文化签署的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虽然与浙江数字文化没有“关联”,但荀攸科技在同一天宣布引入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台集团”),其目的是通过救济化解关闭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头寸的风险。

公告显示,皋头集团或其指定主体拟接受张兼维持有的316.24万股、徐苑持有的516.22万股、陈俊持有的278.8万股,合计1167.4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5%。

然而,正如高台集团向荀攸科技伸出援手一样,徐苑与张兼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具体而言,该公司于8月23日宣布,徐苑持有的该公司2185.3万股股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具体原因是张兼维在2017年借给徐苑一笔5000万元的贷款。由于贷款到期未还,张兼维于今年8月22日向法院申请对徐苑采取诉讼前财产保全措施,冻结徐苑在该公司的全部股份,并查封徐苑的相关房地产和银行账户。

“这只是巧合。与召回没有必要的联系和关系。”徐苑告诉记者,由于时间限制,他和张兼维沟通不多。徐苑还表示,尽管董事会决议解除了张兼维的董事长职务,但这不会影响他继续行使董事的职权。

"股东的债务状况不同,每个人都需要它."另一位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告诉记者,徐苑和张兼维之间的矛盾出现在2018年底,矛盾的焦点应该是张和袁在救济等问题上的分歧。"毕竟,股东们面临着偿还贷款的巨大压力."

“召回事件”会影响救济事宜吗?

“事实上,所有人都有相同的观点,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这样公司才能在未来有更好的发展。”关于解雇张兼维董事长一事,徐苑表示,上述事件不会对公司团队的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荀攸科技创始人的“内讧”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深交所出具的关注函指出,张兼维、徐苑、陈俊于2011年12月30日签署了《协同行动协议》,并于2017年6月18日签署了《协同行动协议补充协议》。目前,三者之间的协同行动关系尚未解除。对此,深交所要求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公司章程和一致行动协议,核实并说明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关系是否仍然成立,公司控制权是否发生变化。

对此,荀攸科技9月9日回信称,张兼维、徐苑和陈俊之间的协同行动关系仍在建立。但是,公司还认为,虽然协同行动协议和补充协议目前仍然有效,但鉴于协同行动参与者相互解聘,公司治理和差异的公开性存在重大差异,这对协同行动的基础和协同行动关系的稳定性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控股股东纠纷是否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是否会影响公司救济事项的进展。公司承认,控股股东之间的纠纷尚未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直接不利影响。该公司目前经营正常,各种业务正在发展。与此同时,该公司表示,真正的财务总监的救助项目目前正在进行中,但如果争议不能及时解决,可能会影响救助项目的进度。

“创业很难,保持创业更难。我仍然希望股东能够冷静思考,妥善处理现存问题。”一位来自荀攸科技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5g时代对荀攸科技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该公司已深深涉足互联网业务多年。在内部团结的基础上,如果公司能够利用自己的实力,相信将来会以良好的业绩回报广大投资者。

龙虎斗游戏 重庆彩票网 彩票app 吉林快三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mattrule.com 星台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